槿夭er.

我眼中混杂着你与万千星辰。

杂食,慎fo。

[凹凸乙女]七宗罪









/ooc有
/小学生文笔
/单纯想写黑化,虽然并不是很黑的样子
/是重发,修改了一下以及加上了卡米尔
/如果ok,祝阅读愉快








「嘉德罗斯·傲慢」





王的身边只有足够强大的人可以比肩。



即使是早已在他心中留下了印迹,却终究改变不了这个不争的事实。



王的身边只有足够强大的人可以比肩。



嘉德罗斯单手握紧了大罗神通棍,指尖摩挲着异常光滑的棍身。只身依靠在滚滚岩浆旁灼热的山崖边,鎏金色的双眸中,有着对你深深的爱意。



亦或是深深的蔑视。



伸手拽过你的胳膊扯入怀中,剧烈的冲击使怀中的人儿都不觉一颤,却仍旧毫无怜惜之意般的扬起嘴角。耳边的碎发在你脸庞上肆意拂动着,无声中宣誓着独裁者的主权。



“宠物就要有宠物的自觉。”

“随时做好被圈养的准备,留在我的身边吧。”





「格瑞·妒忌」





犹如照耀进昏暗人生中的那抹微乎其微的光芒,在被复仇填满了心脏的世界所弃之人的心中,你便是这样特殊的存在。



格瑞对你的感情从第一次见面你眼中所流露出的不加掩饰的圣洁而起。



因为是光,所以想守护。

因为是光,所以想独占。



你不只属于他一个人。



微风中飞舞的发丝,谈吐间轻扬的嘴角,白皙柔软的指尖,清脆甜美的嗓音。



你不只属于他一个人。



格瑞垂下眼眸,深紫色的瞳孔中倒映出你的身影,却擅自遮掩了身边那位同样笑意盈盈的人。



无关的人只要消除就好。



我的眼中只有你了,你的眼中也要只有我才行啊。



……对吧?





「雷狮·色欲」





指尖划过白皙的皮肤,唇舌碰撞的同时意味着永无止尽的掠夺。



做好准备全心全意接受海盗的欲望了吗?



赤红的双颊展露无遗,暴露在外的皮肤上粘稠一片,迷离的双眼混杂着泪水,紧咬的嘴唇渗透出些许猩红,伴随着铁锈般的味道刺激着味蕾与神经。



如同被撕碎的布偶,痛苦、难堪、快感从脑海中不可抑制的浮现,无法保持着清醒,却也不愿意放任自己堕落。



终究也只是猎物无谓的挣扎。



或许放弃抵抗,与眼前人一同沉沦于欲望的深渊中,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海盗头子俯身吻上你的唇,舌尖舔舐着唇上细小的伤口。



毫无保留的爱意,你只要接受就好。





「安迷修·贪婪」





想要你的全部。



想要被你擦拭过的汗珠,想要被你吮吸过的指尖,想要被你呼吸过的空气,想要被你踩在脚下的整个世界。



想要你的全部。



特立独行的骑士先生保持着面上不曾摘下的面具,微笑颔首回应着每位小姐的爱意。碧绿色的双眸却从未离开过你的身影,瞳孔所反射的皆来自于骑士那不愿承认的内心。



那肮脏的,混浊的,甚至恶心的,渴望为你戴上镶嵌着“安迷修”之名的项圈,将你永远锁在身边的欲望,日日夜夜折磨着骑士通透的灵魂。



或许应了自己的内心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吧?



扯过手中的铁链带动起一片“哗啦”的声响,温润如玉的骑士先生眼含笑意,轻柔的抚摸着你的头顶。



只属于在下一人的“狗”。

对吧,小姐?





「卡米尔·暴食」





伸出舌头舔舐着唇上所沾染的奶油,手指轻柔地按压着指下松软的蛋糕,单手托着下巴合眸沉思,脑海中逐渐浮现起那个娇小的身影。



打开包裹着蛋糕的盒子。



指尖划过娇嫩的肌肤,引得身下人儿从嗓中发出如小动物般嘤咛的声音。随后缓慢而轻柔的褪下其身上用于蔽体的薄纱,沉迷于那白皙透红的柔软。



咬下蛋糕上剔透的樱桃。



拭去蛋糕上沾染的尘埃。



吞咽下香甜润滑的果汁。



配以刀叉与纸巾结束了豪华的一餐。



卡米尔俯身在你唇上轻啄,湛蓝的眼眸微暗,微张的嘴中无声倾诉着心中难解的饥渴。



“还不够。”





END.

评论(13)

热度(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