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夭er.

深夜奏响了十二章的回旋曲。

杂食,慎fo。

[凹凸乙女]分级黑化·格瑞篇









/ooc有
/小学生文笔
/大概是伪·精神出轨引起的黑化
/如果不出意料有后续车,后续结局是糖
/啥时候写我就不知道了(趴
/如果ok,祝阅读愉快








♥♡♡♡♡



和格瑞一起走在森林里时,你无意间看到了那位金发金眸的大赛第一正紧闭双眼,嘴角微扬以一副毫无警戒之心的模样靠在你斜前方的树旁。


你不经意间晃了晃神。


嘉德罗斯着实生了一副好皮囊,也因此即使他总是狂妄自大,总是对你嗤之以鼻,你也不忍心去讨厌他。


对于已经有男朋友的人,这种想法或许很奇怪,也很过分。但毕竟也只是人生中点头之交的过客,你抱着什么样的看法去看待他并没有什么关系吧?


这样想着,你偏过头收回视线,伸手握住了身旁的格瑞。


“怎么了?”


你摇摇头:“没什么。”


值得珍惜的应该是身边这位才对。你眨眨眼,错过了格瑞眼中一闪而过的阴晦。



♥♥♡♡♡



即使你并没有刻意去寻找他,但格瑞女友这个身份实在是太容易引起他的注意,以至于每天与嘉德罗斯碰面成了你无法回避的日常。


他一手握住大罗神通棍扛在肩上,下巴稍稍向上抬起挑着眉看向你,对上你警惕的视线后轻蔑地发出一声嗤笑。


“别那么看着我,我可没心情对一个渣滓出手。”


“那你来找我干嘛?”你抿抿唇,悄悄握紧手中的元力武器“如果要找格瑞的话,你来的不是时候,他现在不在。”


“哦?”不知道是你的哪句话提起了他的兴致,嘉德罗斯的手指轻扣着大罗神通棍,迈着不紧不慢地步伐走到你面前。


“格瑞现在不在…”他松开握着大罗神通棍的手,棍子逐渐在一片光晕的笼罩下消失。随后他伸手抓住你的领子,猛地将脸靠向你的眼前。


“我要对你做什么,岂不是轻而易举?”


你看着他鎏金色的眼眸中倒映出你的面容,透红的双颊逐渐唤回了你的思想。你正欲伸手推开他时,一股熟悉又强烈的元力从你和嘉德罗斯之间涌过。


“嘉德罗斯。”你愣愣地抬头看去,格瑞举着烈斩挡在你面前,刀尖直指向嘉德罗斯的鼻尖,距离进的仿佛随时都能可轻易划开他的皮肤。


“你最好安分一点。”


嘉德罗斯闻言一愣,随后仰起头大声笑了起来,伴随着不可抑制的愉快气息,他的声音传入你的耳内。


“格瑞,看好你的女朋友吧。”他偏过头看向格瑞身后的你,语气中带着嘲讽与嗤笑。


“我的事不需要你多管。”


“嗤,这只是我给你的忠告。”


“毕竟我可不想看到,我在这场大赛里唯一的乐趣最后就输在了一个女人身上。”


你坐在地上看着面前两人对峙,格瑞并不宽大的背影挡在你的面前。


……在颤抖。



♥♥♥♡♡



自从那天以后,你再没有碰到过嘉德罗斯。


或者应该说再有没有一个人碰到过嘉德罗斯。


格瑞在的时候,他依旧每天来找格瑞打架。但每当看到格瑞身旁的你,他总会露出一副失望的模样,一边挥舞着大罗神通棍向格瑞打去,一边诉说着他心中肮脏不堪的你的形象。


而每当这时,格瑞都会拼尽全力与嘉德罗斯对抗。不同于往日干脆的拒绝,你就像是格瑞唯一不可触碰的逆鳞,嘉德罗斯每一次侮辱,都会使格瑞咬着牙,以一副惩戒者的模样击打回去。


你似乎成为了嘉德罗斯要挟格瑞的对象,尽管你并没有受到他的伤害,但在格瑞的潜意识里,嘉德罗斯似是对你做出了极大的玷污,使他难以接受。


……却使你在不经意间动了心弦。


“格瑞,你不用这么拼命和他打的,不过被说上几句我也没什么损失啊。”


在又一次为格瑞包扎与嘉德罗斯战斗留下的伤口时,你叹了口气说到。


格瑞靠着石头,乖巧的坐在原地任由你为他上药包扎,在听到你的话后眼神微暗,低下头合上了双眸。


“……我无法接受。”


“我所爱的人被其他人侮辱。”


格瑞缓缓睁开眼看向你,轻声喃喃着。你甚至分不清他是在对你说话,还是在诉说自己的心声。


给格瑞包扎好伤口,你起身坐到他身旁,双手环住膝盖将脸埋在两腿之间。


“格瑞,以后不要和嘉德罗斯打架了。”

“我会担心的。”


“……我知道了。”


格瑞左手放在膝上,右手放在你的身旁。他抬手捏了捏眉心倚靠在墙壁上。在你丝毫没有注意的时候,他无声地询问着:


“你担心的是我”

“还是嘉德罗斯?”



♥♥♥♥♡


你没想到嘉德罗斯还会再来找你。


或者他并不是特意来找你,只是又一次在寻找格瑞的时候与你碰了面,并且没有刻意躲开。但你还是在看到他张扬的神情时小心翼翼地背着手揪着身后的衣角,对上他戏谑的眼神。


“嘉德罗斯,你来找格瑞吗?”

“他现在不在,而且…如果你是找他打架的话……”

“还是停手吧。”


不知是怎样的勇气支撑着你对这位强大而又自傲的“神”说出这样一番话,你只知道在话音刚落的那一刻,你的心里除了紧张与无措,满满的都充斥着不可抑制的动容。


“扑通——扑通——”


他扬了扬嘴角,敏捷地发现你耳尖那抹可疑的红色,握住大罗神通棍的手轻轻摩挲着棍身,他垂眸思索一阵,再次确认你身旁没有格瑞的身影后,便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滚远点,渣渣。”离开前的那一刻,你听到他如是说到。


目送着他渐行渐远的身影,在那抹金色彻底消失在视线中后,你的双腿如同失去了全部力量,瞬间瘫倒在地。


手轻轻抚上左胸腔的位置,指尖传来了不同于往常的奇怪感觉。


错了。

不应该是这样的。


扶着地面站起身子,轻轻拍去衣服上的灰尘后,你逐渐迈开步伐漫无目的的行走着。


“……”


在你刚才所处位置斜后方的一棵树后,格瑞闭着双眸紧皱着眉头靠在树上,拿着烈斩的手不经意间握紧。


不知过了多久,格瑞缓缓睁开双眼。


那仿佛失去了全部光彩的、黯淡无光的紫色眼眸,悄悄的隐去了格瑞仅存的理智。



♥♥♥♥♥



你缓缓睁开眼,后脑勺传来的刺痛感使你不禁皱了皱眉。本想伸手按摩一下疼痛的头部,却意外地发现双手被用绳子紧紧地绑在一起。


“醒了吗?”


正在你惊讶时,一个身影从不远处走来。你皱了皱眉,警惕地看向来人。


“……”
“格瑞?!”


意料之外的结果使你不经意间张大了嘴。不知为何看到来人是格瑞你非但没有感到安心,反而有一种难言的恐惧涌上心头。


格瑞缓缓走到你身旁,坐在床沿上看向你,对上你不可思议的眼神后,他扬了扬嘴角,伸手轻轻抚开你脸颊上的发丝。


“怎么了”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格瑞的嘴角依然保持着一抹微妙的弧度,抚摸着你发丝的手缓缓摩挲着向下移动,最后停在了你左胸腔的位置。


“?!”


胸部传来的触感使你一惊,不禁缩起身子不可思议地看向格瑞,后者则仍面无表情地看着你,许久,他俯下身子靠在你的耳边。


“这里在为谁跳动?”

“为我……”

“还是为嘉德罗斯?”


仿佛一直隐藏在心底的难堪之处被人挖掘出来,毫不遮掩地暴露在你最不想被知道的人的面前。


“为你…”

“当然为你。”


本应该是恋人间真挚的诺言,却在你不可抑制的颤抖中断断续续发出,便失去了原有的性质,蒙上了一层名为“不信任”的薄纱。


“撒谎。”


听到你的回答后格瑞自嘲的轻笑一声,随后便愈发降低身子,在你的脖颈间呼出丝丝热气。


“这是给坏孩子的惩罚。”




END or TBC?

没错我就是卡肉了/理直气壮

评论(29)

热度(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