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夭er.

我眼中混杂着你与万千星辰。

杂食,慎fo。

[凹凸乙女]爱情分为四个阶段









/ooc有
/小学生文笔
/520当然是来吃甜甜甜的小糖饼啊
/如果ok,祝阅读愉快








“只愿与你长相厮守”




「嘉德罗斯·友情之上」



五月二十号和情人节,其实说起来性质并没差多少吧?


你默默看了眼嘉德罗斯桌上堆成小山的巧克力和礼物,翻了个白眼在心里感叹。


“嘉嘉人气真高,为父很是欣慰。”你趴在桌子上说到。


嘉德罗斯伸手挑拣着桌上的巧克力,听到“为父”二字后斜眸看了你一眼,皱了皱眉随后不动声色地将几盒甜度较高的巧克力放在你的桌上。


“少贫嘴。”


“你觉得我会需要这种东西吗?”


你撇了撇嘴,顺手拿过旁边一块巧克力拆开放入口中,略带些苦涩的香甜气息在口舌间扩散,高级品牌独有的滑腻口感也着实令人赞不绝口。


“啧啧啧,嘉嘉这巧克力真不是一般好吃。你不要真是太可惜了。”你一边不停地朝嘴里扔巧克力,一边斜眼看着他有什么表情。


嘉德罗斯双手抱头靠在椅背上,腿放在桌子上微眯双眸看向你,金色的发丝披散在肩头,碎发稍显凌乱的附着在脸颊上。


“嗤,我可不稀罕这种东西。”


他扬了扬嘴角发出一声不屑的轻笑,随后突然侧过身凑到你身边。


“渣渣的感情我不屑于接受,不过如果是你……”


你眨了眨眼,耳边传来的热气使你不禁颤了颤身子。


“……倒是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格瑞·恋爱之时」



“再把这张卷子做完,这一部分的练习就差不多了。”


格瑞坐在你身旁的椅子上,拿着笔的手在手边的白纸上写写画画,偶尔在不经意间抿了抿唇,笔轻轻抵在下巴处皱眉思索着题目。


思考出题目的解答方式正欲告诉你时,转头便对上了你偷偷摸摸看他的眼神。


“……有什么要说的吗?”


你舔了舔嘴唇,眨巴着眼睛看向他,握着钢笔的手摩挲着笔杆。


“格瑞,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格瑞挑了挑眉,垂眸思索着你的言外之意,猛然想起今天似乎是……


“五月二十号?”


你连忙点起头,嘴角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扔下手中的笔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对呀对呀,”你狡黠地眯了眯眼“既然格瑞这么清楚……”


“就没有什么表示吗?”


格瑞似乎很无奈地叹了口气,放下笔伸手将你揽进怀里,头紧紧地按在他的胸膛。


“……那么如你所愿。”


“听到了吗?”


“这里在因你而跳动。”



「雷狮·新婚之夜」



能选在5.20这一天结婚,到底是该说你们幸运好呢还是不幸好呢。


你握紧手中的捧花,环视了眼全场宾客中几乎每个都是手牵手,肩并肩,不禁开始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站在你对面的雷狮看到你心不在焉地打量着会场内的人群,连司仪的话都没有注意,便眯了眯眼,伸手轻轻抚住你的脸颊。


“夫人,我们的婚礼还没结束哦”他笑了笑,从身后人手中的托盘上拿起一枚戒指道“如果夫人是在想秀恩爱的事……”


“等婚礼结束后,我自会给夫人一个合适的理由。”


……


雷狮果然是说话算话。


婚礼结束后你没有一点防备,在送走所有亲朋好友的下一秒,他便将你拦腰抱起向卧室走去。


“夫人,”他勾了勾嘴角,伸手撩起你鬓角的一缕头发轻吻了下,随后舔了舔唇,俯身靠在你的耳边。


“夜还很长。”



「安迷修·离别之日」


今天是五月二十日。


所有情侣都甜甜蜜蜜的日子,或许只剩下你和安迷修仍握紧双手躺在病床上了吧。


“安迷修?”感受到指尖传来细微的颤动,你缓缓睁开了眼,侧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他的面容憔悴了许多,似乎早已不如往日那般俊朗,深邃的眼窝及眼边浓浓的黑眼圈,连带着比雪还要白皙的皮肤,无一不彰显着一个事实。


他已经走到尽头了。


他即将要离开了。


你眨了眨眼,湿润的感觉以及眼泪独有的冰冷触感使你皱紧了眉。


安迷修冲你笑了笑,消瘦的脸庞着实凄凉,连那一向叫人心跳加速的笑容都只显出无尽的悲凉。


“小姐,”他扬了扬嘴角“在下累了。”


你的瞳孔在一瞬间猛缩。


随后便微微垂下眼眸,企图阻止那即将流下的泪珠。


“那就睡吧,”你轻轻抱住他,拍了拍他的后背“如果睡不着,我可以给你唱安眠曲哦。”


他又笑了笑,插着针管的手轻轻放上你的手背,嘴里哼唱起令人舒适的曲调。


你闭上眼,只想享受这最后的安宁。


许久,安迷修轻轻合上双眸。


“小姐,”


“如果我就这样睡着了,请千万不要叫醒在下啊。”



END

评论(10)

热度(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