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夭er.

我眼中混杂着你与万千星辰。

杂食,慎fo。

[凹凸乙女/安迷修生贺]长情









/ooc有
/小学生文笔
/安迷修生贺
/如果ok,祝阅读愉快












“你在做什么”


“喝水喂猫,还是已经睡着?”







你与安迷修正式确立关系是在半年前。


说来也是好笑,安迷修年少时曾和你连续三年都是同桌,又同属学生会的领导人物,本应有许多或是工作或是私人约会的独处时光来促进你们的关系,却愣是在一整个高中都保持着点头之交的平淡关系。


上学时班里调侃你们两个的同学倒也不少,甚至连自班那位年轻的主任都经常面带笑意,有意无意地撮合你们,却始终没有使你们的关系有所进展。





安迷修曾经是整个学校的明星人物。


这是理所当然的,优雅绅士的骑士大人仿佛一个人包揽了全校女生的少女心。不论是有意的撩拨还是无心的调笑,哪怕双颊透着可疑的红晕,眼眸清澈的如一潭深泉,也难以抵挡那由内而外所散发出的温柔。


扣人心弦,亦或是一眼万年。





事实上高考后你们报读了不同的大学,毕业时收拾完东西互相点头微笑便算是结束了这段不冷不热的同桌关系。


然后在整个大学期间,你们都不曾有所交集。





故事真正的开端,源自于一个下着雨的夜晚。


你如同往常一样下班回家,独自背着挎包走在略显阴森的小路上。


今天会下雨在你的意料之内,挎包里早已备好了一把崭新的雨伞。于是你抬头望了望低沉的天空,默默撑起了伞。


这并不是一个平静的夜晚,更不如小说中那般诗情画意——事实上,这是一个充满了躁动与杀意的夜。


撑起伞之后,背后便彻底成为了视线的盲区。压抑的脚步声并没有刻意压抑,愈来愈快。


你忽然想起了不久前看到的那则新闻。


关于夜路上独自一人的少女,遇到了杀人犯的新闻。


事实验证了你的想法,脖颈上猛然传来的一阵刺痛使你霎时跪倒在地,视线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逐渐模糊。





再次睁眼时,首先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


——其次便是趴在床边闭眸熟睡的男人。


感受到你的动作后,那人睁开了眼。


“小姐醒了吗?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抬眸便对上了一双湖水般深邃的动人眼眸。


“……安迷修?”





你是从那天起得知安迷修已经成为了一名警察。


出乎意料又仿佛情理之中,安迷修用最合适的方法完成了他恪守正义的愿望。


从心底涌上的,是一种莫名的欣慰与动容。





好像从那天起,你们之间的交往就逐渐频繁起来。


以工作为由护送你回家也好,以询问案件为由邀请你一同用餐也罢,安迷修似乎从此便对你觉醒了一种莫名的感情。


难以捉摸,又令人割舍不下。





彻底确定了你与他关系的时候,是在一场同学聚会上。


安迷修是警察,平时需要处理的事情自然不少,之前你参加的聚会也从来没有见过他的身影。


但这次不一样。


你一推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他如沐春风般的笑容。


“小姐,晚上好。”





安迷修似乎的确不善于饮酒。


对你而言喝下去就如同喝了几杯果汁的果酒,却使安迷修红了脸颊,昏了头脑。


你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别人硬推到安迷修身边的。


坐到他旁边时,他正仰头靠在座位上,手扶着额头轻轻摇了摇脑袋,随后便转过头看向了你。


“小姐……”


淡淡的酒香连带着一阵若有若无的香甜气息,伴随着安迷修温暖的怀抱蓦地传到了你的心房。


“扑通——扑通——”


“啊……糟糕…”


沦陷了。





你和安迷修在一起了。


在毫无预兆的前提下,在你们高中毕业连续几年没有相见的情况下。


你们在一起了。


你不是没有考虑过这段感情的保质期能维持多久,也曾无数次想要询问安迷修究竟是怎样的心情。


但是每当你看到那双碧绿的眼眸,便宁静了整个世界。


“小姐”


轻柔地握住你的手,温暖的触感从指尖传来。眼前的人面露微笑,俯身靠到了你的脖颈间。


“并非一见钟情,在下已经心仪您很久很久了。”





的确如安迷修所说。


或许真的应该说你一声迟钝。


为什么身边的朋友都在调侃你们?为什么班主任总是有意无意地撮合你们?为什么每次不论社团活动还是学生会工作总是你们两人同一组?


其实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不过是因为他喜欢你罢了。


或许是初见时的惊鸿一瞥,或许是同窗时的细水长流,亦或许是早已倾心,难以启齿。


但终归是一个“你们”。





你和安迷修的婚礼如约举行,地点是浪漫温雅的旧金山。


宾客不算多,你的父母,他的同事,曾经的老师和同学。


规模也不算大,只不过占据了露天草坪上小小的一处。


这样的婚礼或许着实显得草率。


但却是你一直所梦寐以求。





“无论贫穷还是富裕,健康还是死亡”


“你是否都愿意同他一起承担?”


“我愿意。”你说。


“在所不辞。”他答。


——


“你在做什么”


“喝水喂猫,还是已经睡着?”


“小姐。”他略显无奈地笑笑,合上手中的书籍走到你身边。


“不喝水,不喂猫。”


“在下只想一直抱着您,到达天荒地老。”



END

评论(1)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