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夭er.

我眼中混杂着你与万千星辰。

杂食,慎fo。

【all金】你可能对炮灰逆袭有什么误解01

轻松向,玛丽苏沙雕描写有。








“系统,你说我现在抛下嘉德罗斯跑回到格瑞身边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很简单,您喜欢吃冷的还是热的。]


“……当我没说。”


金深吸一口气,嘴角的笑容与其说是抽搐倒更像是扭曲。他挠了挠头,悄悄瞥了眼不远处的格瑞有些纠结地原地转了个圈,嘉德罗斯抱臂看着他这副蠢样,轻笑。


“怎么,不是要去找格瑞吗?”他抬起下巴,模样高傲“去啊。”


“!什么你同意了啊”

“你早说让我去我就不会纠结这么久了嘛真是的。”


金眼睛一亮,刚迈开脚步想一边欢呼一边冲向格瑞,一根黄黑相间的棍子就毫无预兆地落了下来,刚好插在离金迈出去的脚一厘米远的地方。


嘉德罗斯歪过头:“你去啊。”


“渣,渣?”


金:……


别说了,要落泪了。


[叮——检测到可提升主角数值的选项]

[请选择:
A.抱住嘉德罗斯的腿喊爸爸
B.拼了老命跑到格瑞身边求保护]


金:???


不是,你家主角都这么怂的吗。

给我个选项让我和嘉德罗斯正面肛不行吗!


[如果您还想活着的话。]

金:……


金犹豫了。虽然这选项并不像当初的“在格瑞牛奶里加合欢散”和“在雷狮头巾里撒口香糖”这么没有求生欲,但就眼前的情况而言,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金落泪了,然后捂住眼睛在颤抖中点向了悬浮在空中的屏幕。


[已为宿主选择:
C.舌吻安迷修然后要挟他对自己负责以此获得保护]



金:???


“你逗我呢?!哪里有c!!!”

[加载延迟了。]

我rnm。


金来不及做出反应,甚至来不及找到安迷修的身影,身体就已经在系统的驱使下跑向了从不远处路过完全不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被强吻了的安迷修。



安迷修有一瞬间愣神。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有着天使般面容的少年就冲到了他面前。


他的笑容是怎样的?安迷修无法形容,那如同缀入了万千星辰的湛蓝眼眸,仿佛凝入了缭绕的云雾般带着不可估摸的朦胧感,在耀眼光辉的照射下从深处透露出了一股温暖的气息。


我的王子。


唇舌相交的前一秒,安迷修的瞳孔猛地收缩。


是我的。



金艰难地离开了安迷修的嘴唇,揉了揉因为冲击太大磕破的嘴皮。一天,二十四小时,他已经和格瑞、雷狮和嘉德罗斯三个人接了吻,现在连安迷修都被他给玷污了。


他罪孽太深重了,他良心好痛,他完全说不出“你亲了我必须对我负责”这种话。


安迷修捂住脸,耳尖泛红:“…在下会对您负责的!”


金:…??

打扰了。


不是,他还什么都没说呢,这人怎么就这么自觉就要对他负责??

小老弟你醒醒!是我亲了你!你负哪门子责啊!


[开心吗?]

[您完全不需要多费口舌就轻易拿下了这位骑士呢~]

“去掉你骚气的波浪号和后缀,我可以考虑不换系统。”

[哦。]

金有些头疼,不远处的格瑞明显看到了刚才这副场景,拿着烈斩的手已经颤抖的跟得了帕金森一样了;嘉德罗斯就更不用说了,金觉得他能坚持到现在还没有冲过来把自己和安迷修双双锤出地心,已经相当为难他了。


但安迷修此刻貌似完全感受不到一丝一毫断头台的气息,金感觉他整个人都泡进了蜜罐里,周身都冒着粉色泡泡。


“金,”格瑞已经走过来了,脸色阴沉的像烧焦的锅底“你刚才在做什么?”

金:“……”

金:“如果我说我什么都没做,你什么都没看见,你信吗?”

格瑞:“……”

好我知道了,你不信。

别说你了,我都不信。


金看到格瑞紧蹙的眉头,有些心虚的移开了视线;又恰好跟身旁快要杀人的嘉德罗斯对上了眼,沉默了一会后再次移开视线,思来想去最后直接略过还在冒泡的安迷修,重新看向了格瑞。


金:“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金:“我可以解释的。”


格瑞:“误会?”

嘉德罗斯:“美丽?”

格瑞:“……你确实这么做了,对吗?”

嘉德罗斯:“怎么,你很享受?”


靠!

你们的角度可以不要这么刁钻吗!


[叮——检测到可提升主角数值的选项]

[请选择:
A.亲格瑞一口安抚他躁动的心灵
B.亲嘉德罗斯一口安抚他暴动的心灵]

金:……

“这次有延迟吗。”

[或许?]


别说了。

这道理没发讲了我rnm。





TBC.

脑洞产物,写的什么玩意

太辣鸡了,没有后续,咕咕咕

评论(11)

热度(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