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夭er.

深夜奏响了十二章的回旋曲。

杂食,慎fo。

【all金】变成玛丽苏难道是我的错吗01

原著背景,玛丽苏金,性转有,沙雕描写有,无厘头搞笑文掉智商警告,ooc致歉








01


金发誓,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这么的视死如归过。


他托着自己一缕金中掺着粉、粉中渡着灰、灰中带着些许病态白的长发,眨巴眨巴眼看着从同一根发丝的发根到发梢一路过渡了十几种不同的颜色,甚至在阳光下还显得闪闪发光。


金:……


金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有些欲哭无泪地压低了头上的帽子。


然后在抬眸的一瞬间他才发现,自己黑白相间的帽子早已跟头发一起,变成了灿烂的七彩色。


金:…………


欧凑,完蛋。


02


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没有受到参赛者的攻击,没有吃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只是因为前一天打怪打的太累导致晚上睡的死了点,结果今天一早醒来就被自己的头发闪瞎了眼。


金委屈巴巴地坐在地上,他低头看了看,然后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眼睛上。


其实令他最烦恼的并不是这一头绚丽的长发。


而是自己胸前那两个圆滚滚的玩意。


金:……


金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03

金最终还是选择接受现实,站起身拍了拍已经变成裙子的短裤上的灰,苦恼地晃了晃自己大到像是马上要漏气的胸后迈起脚步。


总、总之还是先去找格瑞吧!格瑞那么厉害一定会有办法帮我的!!


金咬咬牙,艰难地踏上了寻找发小的道路。

04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兮旦福。


金没找到他的发小,反而碰到了他发小的死对头。




金咽咽口水,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举步难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嘉德罗斯一步步向他走来。




当嘉德罗斯看到金的时候,他有一瞬间愣神。


他看到那本就娇小的身影变得比往常更为纤细,白净的脸蛋透着些许红晕;湛蓝眼眸在雪白肤色的衬托下显得晶亮无比,犹如揉进了云霄的大海般熠熠生辉;暴露在外的脖颈看起来柔软极了,好像只是轻轻的触碰都会留下经久不去的痕迹;而身体则更是……


嘉德罗斯的瞳孔微微睁大。


然后突然感到嗓子一阵干渴,喉结滚动。


……身体更是,狠狠地诱惑着他。




金:???


不是,大哥你就只看到了这些吗??


我色彩斑斓的头发和配色堪忧的衣着都被你选择性忽视了吗??


嘉德罗斯你醒醒,我现在只是一个土到连我自己都不忍直视的乡村洗剪吹!


不是诱惑你的小仙女!!



嘉德罗斯自然听不到金内心的咆哮,金也没有勇气当着嘉德罗斯的面让他醒醒。他只能小心翼翼地一步步向后挪,试图在嘉德罗斯的眼皮底子下逃之夭夭。


好笑,他想逃就能逃,真当大赛第一是个装饰用的称号吗?


嘉德罗斯皮笑肉不笑地眯起眼看着金的小动作,似乎并不急着把他抓过来。没办法,谁让实力摆在那,他根本没有急躁的必要。


但凡是他嘉德罗斯想要的,天涯海角都能得到。


05


金成功地从嘉德罗斯面前逃走了。


其实倒不如说是后者根本没有来追他的意思。


金长长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嘉德罗斯好像并没有对他产生兴趣,刚才应该只是被他雷人的造型吓到了。他也真傻,嘉德罗斯怎么可能看上他呢哈哈哈哈。


毕竟他现在这副模样连自己都嫌弃啊!刚才他是哪来的迷之自信竟然觉得嘉德罗斯会突然喜欢上他!!


救命,好像自从变成这副模样后他连智商都开始下降了。


金委屈,金想哭。


06


然后他就真的哭出来了。


豆大的泪珠夺眶而出,金眨眨眼,突然有些懵。


虽然他也觉得这个形容十分夸张,但事实就是这样。红豆一样大的眼泪滴答滴答地落到地上碎成水渍,金强忍着鼻子里酸涩的感觉低下头,竟敏捷地发现这水渍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怎么说,就像化学实验里的有毒液体一样五颜六色的。

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这泪珠并没有真的把地面腐蚀掉,更夸张的,甚至落到眼泪的地方还长出了各种各样的小花。


金:。?


金长着嘴,抬起手试探性地在脸上抹了一把,然后伸到眼前透过层层的水雾打量着。


我靠??


还真他妈是彩色的??!


金吓得连人设都崩了,心底的小人已经开始捶地骂街了。恐怕要不是仅存的小天使理智时刻提醒着他,连他本人都要忍不住爆粗口。


他胡乱地在脸上抹来抹去想要将眼泪止住,但这眼泪却像坏掉的水龙头一样,就连用手捂住眼睛都会从指缝里流出来。


金:“我、呜呜呜,我我我、呜哇啊啊啊……”


金已经哭的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甚至大脑都有点缺氧了。


然而就在这时,一件更加令他想要撞墙西归的事发生了。


金(自认为)哭的跟个二傻子一样抬起了头,眼睛里模模糊糊的映出了四个人的影子。


雷狮海盗团。


07


雷狮本来是带着队员来狩猎的,但期间他突然听到了一阵哭声。


用他的话来说,那哭声凄婉的就像是小兽的嘤咛一般,充满了令人躁动的魔力。


——甚至令他想要将哭声的主人抓过来,狠狠地蹂躏一番。




他顿住脚步,毫不犹豫地调转方向向声音的源头寻去。


卡米尔压了下帽子后便一言不发地紧跟上去,雷狮本来并没在意,但马上帕洛斯和佩利都相继转身跟上了他。帕洛斯或许还可以用维持表面上“忠臣”的形象来解释,但佩利却没有这样的心思,只要不明白用意何在他便有足够的理由开口询问。但是他没有。


雷狮挑眉,原因显而易见。


看来这“小兽”的魅力确实大的很啊。


08


金好委屈,但是他不敢哭了。

因为雷狮海盗团一行人此时正站在离他不到五米的地方,而他却因为哭到虚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有些怂兮兮地抖抖身子,也不知道算不算因祸得福,一直停不下来的眼泪在看到雷狮的一瞬间戛然而止。


金吸了吸鼻子,刚刚才大哭了一场导致他现在脑袋还晕晕的。


眼睛应该早就肿起来了吧,估计还鼻涕眼泪涂了一整张脸,而且他刚刚还伸手乱抹了一通,说不定整张脸已经变得黑不溜秋的了。


总的一句话,他肯定变得更丑了。


这是金脑海里自己此时的写照。


而在雷狮眼里呢?



雷狮眯起了眼,嘴角上扬的弧度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扭曲。他不知道自己心底那种变态的意味从何而来,只感到有一股浓厚地欲望紧紧攥着他的心脏,几乎要冲破躯壳促使他把那个泪眼朦胧的人压在身下,狠狠地欺负。


那是个怎样的尤物?


几乎透明的雪白皮肤布满了丝丝的泪痕;有些泛红的小巧鼻子随着人的呼吸缓缓张合;紧闭的唇瓣水灵且红润,倒是在肤色的衬托下尤显剔透。


说来也奇怪,若是常人这样哭了一通事后肯定是满脸黏糊到不忍直视,而金非但没有这种感觉,反倒是平添了一丝娇柔,更加令人怜爱。


雷狮有一瞬间愣了神,突然觉得自己刚才想要将他吞吃入腹的想法实在天真。


这样的宝物,只尝一次怎么够?


肯定是要养在身边,每日每夜地享受才对。


雷狮的眼底划过一丝不明的情绪,暗流涌动。

09


金:???


金确定以及肯定这次自己绝对没有犯傻,雷狮刚才那眼神绝对是想要把他抓回去啃!!


金震惊了,面对这么傻气的自己他竟然都能有这种想法,就不怕啃一嘴的眼泪鼻涕吗???


雷狮,果真是个狼人。




金的嘴角疯狂抽搐着,他盘算着到底该怎么做才能从雷狮面前逃走。其实本来刚才他能从嘉德罗斯那离开就是因为嘉德罗斯本人对他没有兴趣,但雷狮不一样啊,他分明就是想把自己装回去煲汤!


真是太过分了,他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模样简直就是在辣他眼睛,但也不能因为觉得辣眼睛就要吃了他吧!不觉得这太残忍太没人性了吗!!


金怒了,他张开嘴想要狠狠谴责一番雷狮这毫无道德的心理。但当他开口的一瞬间,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雷狮。”


软软的女声从口中发出,伴随着金此刻娇小的模样,已经不能只用天使来形容了。


雷狮海盗团:……

金:……


双方相继无言。雷狮拿起雷神之锤,滋滋的电流从锤身到锤柄一路蔓延,甚至隐约冒起了火花。


金:???


大佬你冷静!别就地解决在这里就把我给烤了啊!!


我还不想死啊!!!


10


“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一个白色的身影站到了金面前。


金:?!!


他有救了!


安迷修握着凝晶流焱挡在金和雷狮之间,随后转过身对金露出一个闪闪发光的笑容。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为您而来……”


“…这位美丽可爱的小姐。”


“嘣——”


金愣住了,然后大脑里清晰地传来了理智崩断的声音。




何苦呢。


人生重来算了。





TBC.

评论(18)

热度(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