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夭er.

我眼中混杂着你与万千星辰。

杂食,慎fo。

【all金】致无性别的你①

梗来自漫画《致性别为蒙娜丽莎的你》,强烈安利真的好好看!ps.如有侵权请告诉我删文∑∑








01


在这个所有孩子都会在十二岁生日后逐渐分化出性别的时代,金却在他生日的那一天表现出了明显的违和感。


他所有的一切,包括身体和心灵,全部都与十二岁前的自己毫无差别。


他的性别并没有随着生日的结束而发生改变,于是他便成为了这座宁静小城中唯一的一名“无性别”人士。


02


金直到十三岁生日那天才逐渐感觉到大家看向自己的眼光有着些许异样的情绪。虽说金也不是那种特别敏感的人,但他还是透过别人探究的眼神察觉到了一丝不适。


他吹灭了眼前的蜡烛,突然回忆起去年的自己也是这样,吹灭蜡烛,分发蛋糕,在朋友和姐姐的祝福下扬着笑脸期待自己即将发生的改变。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然后直到现在他也不曾发生过一丝一毫的变化。直到新的一年过去,失望代替了期盼,直到他再次吹灭了生日的蜡烛,朋友和姐姐脸上的神情变得愈加怪异,他仍保持着无性别的身体,在沉默中度过了第十三个生日。


大他两岁的发小格瑞早已分化了性别,从幼时的稚嫩中脱离出来。生日那天在送离了所有客人之后,格瑞便垂眸,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忧虑将蜷缩在床上的金轻轻抱住,随后轻柔地抚上他的脑袋,任由发丝在指缝间穿梭。


“金,”格瑞轻声开口,冰凉的指尖缓缓略过金的耳廓“…你一定会有变化的,相信我。”


他的声音透出一股奇怪的沙哑感,但却意外的使金平复了心情。金吸吸鼻子,伸手紧紧抱住了格瑞。


腰间被拥住的格瑞眼眸微暗,金鼻间呼出的温热气息扑在他的胸口,他微微歪下头,不知为何有种奇怪的忍耐感。


如果可以……


格瑞合上眸,长吸一口气。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是我的“女孩”。


金。


03


格瑞自然是不可能如愿的。金之后又度过了自己的第十四个、十五个、十六个、十七个生日,身体依旧毫无变化。然后他就保持着这副“无性别”的身体步入了高二学年。


或许在整个世界上无性别的人并不算什么稀奇的存在,但在这个小镇,在这所高中,金却是个绝对异于常人的人。这或多或少都对他的人际交往带来了一些不便,但这些不便的定义却又与常规有所不同。


金所说的不便并不是指因为没有性别受到了歧视,而是指学校里的男女生们向他做出的承诺。


…承诺会使他的性别发生改变。



金:???


04


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招惹上嘉德罗斯的。或许是在他把自己排长龙买到的最后一个汉堡送给嘉德罗斯时,这个某种意义上十分单纯的男孩就已经被他收买了。


嘉德罗斯:“你自己排了这么长时间的队买的汉堡却不吃,又刚好我没有买到就送给了我。哪有这么巧的事,分明就是你看上我了。”


金:“我不是我没有我真的只是被你杀人的目光吓到才下意识送出去了!!”


嘉德罗斯:“闭嘴渣渣,别狡辩了。”


金:“我duawxjsjdoaowueuehdjd……”


总之,大概就是围绕着类似于上面这段神奇对话的展开,嘉德罗斯开始以一个汉堡的情分为开端,对金展开了各种莫名其妙的搭讪。


金对此表示很无奈,但也称不上是讨厌,便干脆就不再追究任由这个小屁孩瞎胡闹。


然而金这种佛系心理在嘉德罗斯抱着一个模样粉嫩的盒子站在他教室门口,随后在他出门的一瞬间迅速将这个盒子塞到他怀里的时候,发出了一丝明显的崩断的声音。


金:。?


嘉德罗斯扯了扯脖间的围巾,有些泛红的耳尖被毛茸茸的围巾挡的严严实实。但金就算是不透过这层障碍看去也能一下子感受到嘉德罗斯此刻格外激动和紧张的心情。


为什么能感觉到?没办法,嘉德罗斯这个一害羞就头顶冒烟有时候甚至还会爆炸的毛病,直到现在都没有消失。





金有些迷茫地看了眼盒子,直觉告诉他这里面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咽了下口水,颤颤巍巍地打开,一抹明亮的粉色映入眼帘。


金:…………


嘉德罗斯看到金震惊到扭曲的神情,还以为他是太过惊喜而导致面部神经失常引起了表情失控,丝毫没觉得自己这件恶俗的亮粉色萝莉裙对金这个介于男女之间的个体有什么不妥,甚至还在暗暗为自己的机智得意。


金的嘴角抽了抽,看向嘉德罗斯的眼神突然多了几分怪异。


但最后他只是一言不发地收起盒子,跟嘉德罗斯道谢后便回到座位将这个亮的扎眼的玩意扔到了桌柜的最里面。


果然还是当男生好一点。金想。


05


除了嘉德罗斯,金同样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引起艾比注意的。


大概是在他开学两个月后左右,艾比开始活跃地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大多数时候是在他和格瑞一起上学的途中,这位距离他家差了十万八千里的小姑娘早早地便拽着还在打瞌睡的弟弟悄悄站在拐角处,扬言要等待一场美丽的邂逅。


虽说按照剧本金不应该发现她在“守株待兔”,但是一个明晃晃的感叹号和问号在风中摇曳,金就算是再想装瞎也无可奈何。


于是他只好尴尬地笑笑和艾比埃米打招呼,后者则是强压住上扬的嘴角,结结巴巴地说着“好巧啊王子殿下原来你也走这条路上学吗”之类的话。每到这时候金都会眨眨眼笑而不语。




金对艾比真正建立起较深的印象其实是在学校一年一度的校运会上。


那天本打算和男生一起跑接力赛的金被迫代替缺席的女生加入了校拉拉队,而这个缺席的女生好巧不巧的就是艾比。


据艾比的弟弟埃米所说,自己的老姐因为特殊时期身衰体弱,为了不拖班级后腿便毅然决然地放弃了领队的身份加入观众席。金被埃米痛心疾首的神情和抑扬顿挫的发言方式给唬住了,便懵懵地接过了对方递来的拉拉队服,在埃米感激涕零的表情中接下了领队这个艰巨的任务。


然而当他在校运会那天看到艾比坐在观众席上捧着一杯苦瓜圣代大声给班级助威时,心中那道“特殊时期身衰体弱免拖班级大义弃职”的形象瞬间崩塌。


金(穿着小裙子跳啦啦操):我好委屈但我说不出来。




然而这还没完。


金本来以为艾比是真的身体不舒服,后来发现她在啃圣代后又以为她只是想偷偷懒,但到了最后,金发现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王子殿下看镜头!笑一个笑一个!”


金机械地扯起嘴角。


他发现了,艾比不是身体欠佳,也不是想偷懒。


她只是单纯地想拍下自己跳啦啦操的样子。


06


本来嘉德罗斯和艾比都是金很要好的朋友,虽然他们之间处处是代沟,性别年龄为他们竖起了一道高高的围墙,但这仍然没能阻碍他们两个爬过这道墙然后继续跟金交流。


虽然这两个人先后做出了“送他审美奇特的小裙子”和“拍下他跳啦啦操”的事情,但这丝毫没能影响他们三人的友情。即使另外两个人已经离互拧脑袋只差一步之遥,但只要金在场,他们两个就多少会有所收敛——至少表面上是一派和谐。


更何况还有格瑞这个实力派随时看守,掀起大风大浪的几率更是小的很。


然而这诡异的平衡由于雷狮的出现被打破了。


雷狮的出现犹如一颗炸弹,将马上就要失衡的天平打翻,后来居上地站在了金的身边。


金仍然对初遇雷狮那天记忆犹新。


那是一个普通的星期一,金背上书包走在上学的路上,与往常唯一的不同就是格瑞因为学生会工作先一步去了学校。


然而这小小的不同却给了雷狮可乘之机。




高大的男人将金堵在了拐角处,清晨的街道空无一人,被男人两臂圈在角落里的金只感到一大片阴影盖到了自己头上,除此之外就只剩下低沉的呼吸声。


“你就是金?”


“啊?啊,是吧…”


金被雷狮强大的气场震惊,结结巴巴地回答他。雷狮微微低下身子将脸靠近到金面前,看样子是在看他的长相。


没过多久雷狮就直起身,抬手将指尖划过下巴,若有所思地勾起嘴角。他紫色的眼眸因为背光而显得格外璀璨,深邃的瞳孔有一瞬间仿佛要将金吸入,令金不觉间睁大双眼慌慌张张地躲开他的视线。


雷狮轻笑一声,伸手拿起金耳边的一缕碎发,俯下身在上面落下一个浅浅的、连吻都称不上的触碰,便收回手向后退了一步,将金放出了自己的禁锢。


“我对你的身体很好奇,但我不会让它这副模样持续太久。”


“我一定会将你变成女人,不管是心灵还是身体,都绝对依附于我的女人。”


“明白了吗,金?”


在金转身准备离开时,身后响起了雷狮的声音。


堪比威胁的承诺,于此刻立下。




TBC.

评论(15)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