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夭er.

我眼中混杂着你与万千星辰。

杂食,慎fo。

[凹凸乙女]离开我的代价


/ooc有
/小学生文笔
/很普通的分手梗
/病娇黑化专场
/如果ok,祝阅读愉快

「格瑞」

你和格瑞的分手很突然。

那发生在你同往常一样挽住他胳膊的时候,他一把将你甩开,力气大到令你的手臂都在隐隐作痛。

然而他却丝毫没有关心你的意思,只是冷淡地看了你一眼,随后那不带一丝感情的清冷嗓音便传入你的耳内。

“分手吧。”

你瞳孔猛缩。

你不记得自己当时是怎样的心情,也许是意外地平静,也许是不出所料的痛楚。

但你清楚的记得,你回应他的话时,语气平淡的可怕。

“哦。”

你没有询问他分手的理由,也没有过多的纠缠,简简单单一个字便回应了他。他看向你的眼神没有错愕,只有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

然后他便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你看着他的背影,却也没有过多纠结,很潇洒地朝同他相反的方向走去。

可你却并没有忘记,分手以前你们还住在一起。
格瑞所走的方向的是你们的家,而你所走的方向,却是遵循了自己逃避的本能。

你明明做不到隐藏自己的真心,却骗过了所有人。

包括你自己。

和格瑞分手后,你的生活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但那也只是似乎。

只有你自己知道,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你都会一个人独自待在格瑞曾经住过的房间,躺在那张你们一起睡过的大床上,贪恋着他残留在上面的气息。

每日每夜。

这种生活持续了多久你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再次见到格瑞时,他已经开始了一段崭新的恋情。

那个曾专属于你的位置,此刻正站着另一位女孩。

……

你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女生,面无表情地举起手中的斧头,动作伶俐地剖下了她的皮。

你看了眼不远处正向这里狂奔的银色身影,对着地上的尸体询问到:

“既然抢走了属于我的东西……”

“总该付出点报酬吧?”

「嘉德罗斯」

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是因为你觉得自己拥有了王的宠爱而恃宠而骄的后果吗?

你不知道。

你只知道,那位曾霸道的闯入你的生活,扬言要娶你做他一辈子的王妃的男人,此刻正挽着另一个女生的手,一脸不屑地站在你面前。

“渣渣,”他眯了眯眼,金色的双眸直视着你,瞳孔中所倒映出的你的身影,在他眼里却是如此的狼狈不堪“分手吧。”

你面无表情。

“为什么?”

他皱眉,举起那紧握着女孩的右手,语气里是你从未感受过的厌烦。

“还需要我解释吗?”

你有一瞬间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

不过幸好,只是一瞬间。

你强压住心底即将涌出的恨意,缓缓转过头看向他身边的女孩。

那女孩感受到你的视线,浑身一颤,连忙躲到了嘉德罗斯的身后。

“罗斯……我都说我不要跟你一起来了,她肯定会恨死我的!”

“怕什么,”他侧过身挡在你和那女孩之间“有我在,还能让这个渣渣伤到你?”

你张了张嘴,似乎想要为自己辩驳些什么,但却终究无言,只是嘴角扬起的弧度充满了从未有过的悲伤。

“是啊,有他在,我连你的身都近不了。”

你的脸上是安慰的笑容。

“你究竟在害怕些什么?”

女孩显然是被你的表情吓到了,不敢再出声,只是将抓住嘉德罗斯衣角的手攥的更紧了些。

“你敢恐吓她?”嘉德罗斯自然感受到了你的杀意,看着你的眼神却依然充满了不屑“渣渣,如果你想伤害她——”

“那么给你陪葬的,绝不止你的亲友这么简单。”

说罢,他不再留给你一个眼神,拽着那个女孩转身离开。

你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眼神空洞。

……

“渣渣!”

你闻声转过头。

入眼的嘉德罗斯焦急的神情。

“是罗斯啊~”你放下了手中的小刀,语气轻快的回应到。

嘉德罗斯焦急地环视着四周,你自然知道他在找什么,笑了笑,友好的拿起手边的一个营养罐。

“她在这里哦!”

“呐,这是她的眼睛,这是她的舌头,这是她的无名指……”

你就像一个跟别人炫耀玩具的小孩,兴冲冲的拿起桌子上的瓶瓶罐罐向他介绍。

突然,一抹艳红色映入你的眼帘。

你向那个地方看了一眼,连忙伸手将它拿过来。

“对了对了!还有这个!”你将营养罐捧到脸颊旁,痴迷地看着罐内的红色物体“这是她的心脏哦~是不是很漂亮?”

你转过头去,看到嘉德罗斯的身体正不住地颤抖着。

“渣渣……”随后,他充满着戾气的声音响起“你忘记我的警告了吗?”

“怎么会呢?”

“王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铭记在心哦~”

你放下手中的营养罐,笑意盈盈地走向他。

“我记得你说过,如果我敢伤害她,你就杀掉我身边所有的人。”

“所以……”

你走到离他一步远的距离顿住脚步,伸出手轻轻地抚上了他的脸颊。

“为了能拥有杀掉她的资格”

“我已经把我身边几乎所有的人都杀光啦!”

你看着他,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狰狞,甚至连嘉德罗斯也被你此刻的模样吓得愣在原地。

“所以现在……”

“我的身边就只剩下你啦~”

END

评论(22)

热度(508)